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 都市 >> 

高手下山开局未婚妻接我出山

第二章 不要啊!

发表时间: 2022-11-24 16:20

 林耿的目光,从药丸挪动到了王麟身上。

王麟身上的汗毛顿时炸开,仿佛被什么猛兽给盯上了。

“弄死他。”

王麟心里不安,一声怒喝,边上站着的三男一女齐齐动手,欺身而上。

浑身是血的女子,率先冲到林耿的面前。

林耿抬脚,直接将对方踹飞了十米远。

“好像力气用大了。”

林耿丝毫没有怜香惜玉,嘀咕道。

另外三人看到这一幕,被吓的楞在原地不敢动弹。

王麟吞了口唾沫,头皮发麻,自己好像遇上麻烦了。

萧韵儿绝望的脸上出现希望,满是惊喜。

老爷子让自己接的,真是一个高人。

这个世界,不止有正面,还有反面,是普通人接触不到的。

传说中的古武真的存在,强者开碑裂石,以一当百不在话下。

古武者,以气血养身,强筋锻骨,以功法练就真气,滋养经脉。

从低到高分为一流,二流,三流,后天,先天,之后便是登阶。

萧韵儿不知道登阶是何种意思,毕竟她连先天高手都没看见过几个。

她只知道,踏入后天境,便是了不得的存在。

感知大幅度提升不说,依照各自功法不同,真气渗透肉体,会影响身体向不同方向改变明显进化,或身轻如燕,或坚实厚重,或坚逾钢铁,或皮肤如玉,生命力远超常人。

萧老太爷年轻的时候,就是后天高手,不过年纪大了,气血衰败,大不如从前,落入一流。

但老爷子练的是萧家的磐石功,力大无穷。

哪怕不适用古武技,力气同样碾压同阶。

林耿刚刚也没使用古武技,力量如此之大,可能是跟自己爷爷一样,练的是力量型的功法,还踏入了后天境。

自己居然因为年纪看轻了对方,实在太丢人了。

萧韵儿脸色微红,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面对林耿。

“前辈,大哥,爸爸,别杀我,你要什么我都给你。”

王麟深知自己不是对手,毫不犹豫的就跪在地上主动服软了。

“把药扔过来。”林耿对王麟招了招手,道。

王麟连忙将春香丸扔了过去。

林耿一把接住,放到鼻子前闻了闻,轻声道:“七情草,断魂花,血竭.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。”

他摇了摇头,将药丸捏成了三半,随后抬腿飞快给自己面前的三个保镖的膝盖上一点。

保镖吃痛,忍不住张嘴惨叫。

林耿随手一人喂了一份,接着钻回了车里。

萧韵儿见状,连忙跟着上了车,王麟也不敢阻止。

“这事不算完。”

她狠狠的瞪了一眼走神的王麟,一脚油门飞速离开。

车子一走,三个保镖像恶狼般,眼里散发着幽光,直勾勾的看着王麟。

王麟这时候打了个寒颤,拿出了之前的气势,怒道:“你们想干嘛,不想活了是不是。”

三个保镖却是失了神,扑上去将王麟按在了地上,开始拉扯他的衣服。

“不要啊!”

晚八点。

山海市锦山别墅区。

能在这里住的人,在整个华国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身价最少过亿。

萧韵儿将车停进车库,松了口气。

一路上,总算没有再出什么幺蛾子。

“前辈,到了。”

萧韵儿一路上,脑子乱七八糟的,有着诸多疑问,林耿开口,她也不敢问。

林耿扭头盯着萧韵儿,问道:“我能说话了吗?”

萧韵儿呆住,接着飞快点头,道:“当然,前辈想说就说,之前多有得罪,还请包含。”

“不要叫我前辈,我才二十二岁,你看起来比我大。”林耿一脸认真的说道。

萧韵儿满脸微笑的点头,心里却已经有些抓狂。

“还有,师傅告诉我,出门在外,不懂就要问,不然很容易吃亏,今天我想告诉你车里有问题,你却不让我说话。”林耿继续说道。

萧韵儿闻言,连忙正色,道:“前辈教训的是。”

“都说了不要叫我前辈,你比我大。”林耿皱眉道。

萧韵儿心塞塞的,闭口不言,下车带路。

果然,就算林耿是前辈,她也顶不住。

别墅里,萧家大房,二房,三房罕见的齐齐到场。

“老爷子叫我们来到底干嘛,人也不出现。”老三萧青锋皱眉叹息道。

“哼,就你话多,你等不及,那你就自己去找老爷子问啊,在这发什么牢骚。”老二萧流云冷哼呛道。

萧青锋闻言,闭上了嘴巴,自己去找老爷子,完全是找死。

三十多岁了,一直没成家,在外面花天酒地的,老爷子早看他不爽了。

老大萧任宏坐在沙发上,闭目养神,完全没参与两人的斗嘴。

这时候,萧韵儿带着林耿走了进来,所有人的目光都扫了过去。

“韵儿,这个乡巴佬是谁,你怎么带到家里来了?”

萧韵儿的母亲,看到两人一起走进来,猛的站了起来皱眉问道。

自己的女儿品味不会这么差吧。

萧宏仁也睁开了眼睛,有些不满。

萧韵儿在他的心里,就是个联姻工具,是拿来稳固他将来的萧家家主之位的。

在这之前,他绝对不会允许萧韵儿跟任何男人,有不清不楚的关系。

自己已经再三叮嘱,没想到萧韵儿今天胆子这么大,敢直接带上门来了。

“刘伯,把人赶出去,断他一条腿。”

萧宏仁说完,闭上了眼睛。

“爹!”

“闭嘴,刘伯,废了他的四肢,扔出去!不要让我说第三遍。”

萧韵儿刚想解释,萧宏仁猛的一拍沙发,双眼瞪圆,语气森寒。

萧青锋和萧流云都是戏虐的看着萧宏仁,他们的这位大哥,可不喜欢人反对他。

边上的老管家刘伯,叹了口气,上前道:“小姐,让开吧,你挡不住我的。”

萧韵儿很生气,眼泪止不住的掉,王麟和表妹设计她不说,家里人现在连开口让她说话的机会都没有。

她就像是一个工具,除了爷爷,没人在乎她。

想到林耿的厉害,萧韵儿将眼泪收了回去,果断让开位置。

“小伙子对不住了。”

刘伯嘴上客气,出手却是极端狠辣。

但刘伯的攻击打到林耿的身上,仿佛一拳打在了棉花上,没对林耿起到一点作用。

林耿反手拍飞了刘伯,撞到墙上才停下,口吐鲜血。

在场的所有人震惊的看着林耿,皆是感到不可思议。

怎么可能。

二流高手的刘伯,竟然被一巴掌拍飞了。

林耿面无表情的朝着萧任宏走去,在场所有人的心都悬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