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 都市 >> 

高手下山开局未婚妻接我出山

第一章 少年出村

发表时间: 2022-11-24 16:20

 三爻山位于长白山脉,山下有个村子,上河村。

村里与世隔绝,民风淳朴。

此刻的村外却是停了一辆豪车,车边还站了一个身段婀娜多姿的美女,满脸不奈烦的望着村子方向。

村口,站满了村民,他们正在给一位二十出头的少年送别。

少年长相俊俏,身高出众,身上的衣服哪怕洗的发白了,看起来依旧神采奕奕。

“村长,谢谢你们一直以来的照顾。”

林耿握住老村长的手,满脸不舍道。

在这住了十八年,跟着师傅修行,每次出去,不是在杀人,就是在杀人的路上。

只有回到这个小山村,才能给他躁动的心带来一丝丝宁静。

村长同样满脸不舍,村民们也是满含热泪。

“我们也舍不得你,可是你长大了,跟你师傅一样,是要出去闯荡的,雏鸟终究要独自飞行,小林子,你可以的。”村长道。

林耿认真的点了点头,道:“这次我是出去结婚,到时候请大家来喝喜酒,一定都要来。”

“一定一定。”

“没问题。”

“刘叔我肯定会来。”

老村长拍了拍林耿的手背,道:“好孩子,放心吧,大家一定都会来的,快走吧,别让人家等久了。”

林耿得到大家肯定的答复,放心的走了,挥了挥手,有些心酸。

村民们目送林耿上了豪车,眼眶都忍不住湿润了,他们都哭了,等豪车走远了,哭泣变成了笑容。

“终于把他们师徒两送走了,杀鸡杀鸡,庆祝。”

“十八年啊,你知道我这十八年怎么过的吗,养的鸡从来没活过两个月。”

“小林子说他是去结婚的,刚刚那个是他老婆吗?”

“应该是吧,也不知道顶不顶得住他。”

“可怜的女娃子啊。”

“不管了,老刘把你家的酒搬出来,好好喝一顿。”

豪车内,林耿慢慢的收回目光,哪怕隔了很远,村民们开心的表情他依旧能看的很清楚。

我结婚,大家都这么开心。

“他们都是好人。”

林耿开口道。

萧韵儿面色冷淡,一点都不想搭理这个乡巴佬。

也不知道老爷子哪根筋不对,非要让她这个古武世家的长孙女,亲自不远千里来接人。

她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角色,结果看到林耿的样子,哪怕有点小帅,也不是她心中世外高人的模样,白白期待了一翻。

“你好,我叫林耿。”林耿眨巴着眼睛,继续道。

萧韵儿继续开车,无视林耿。

“你好?”

“你好!”

“你”

“够了。”

萧韵儿扭过头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林耿,怒道:“我不好,你到底想干嘛?”

“你好没礼貌。”林耿道。

萧韵儿深吸一口气,差点破防。

“我还以为你是聋子呢。”林耿继续道。

萧韵儿太阳穴的青筋跳了一下,有种想杀人的冲动。

“你”

“闭嘴!”

萧韵儿顶不住了,吼了一声,猛的一脚油门,车子顿时蹿了出去,道:“我要认真开车,不要打扰我。”

林耿砸吧了一下嘴,不再作声。

他本来想告诉萧韵儿,车里有问题的。

但对方既然不让他说话,那就算了吧。

林耿随即开始闭目养神,脑子思维发散。

“师傅啊师傅,你丢下一封信就跑了,说是去报仇,怎么不带上我呢,你都打不过我了,还让我出去结婚,你可千万别给我安排个丑女,最少要比村里的王姐漂亮吧。”

师傅经常说他傻,可他一点都不傻,相反,他机智得一批,只是没表现出来。

十八年来,这是第一次师傅离开没带他一起,肯定凶险万分,不想带他涉嫌。

不过再危险,他还是要找到师傅,确认对方没事。

萧韵儿见林耿终于安静了下来,心里不知为何,舒畅无比。

一个小时后,车子终于走出了泥巴路。

萧韵儿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了一丝微笑,很快就能结束这段不愉快的旅程了。

开了一阵,路上停了两辆车,看起来像是发生了车祸。

一个女人跪在地上嚎啕大哭,身上都是血。

看到萧韵儿的车路过,立马上前阻拦。

“救命。”

女人拦在了路中间,萧韵儿无奈停了下来。

虽然这段路上出现了人很可疑,但她却不怎么害怕。

刚刚打开车门,一把沙子就朝萧韵儿撒了过来。

萧韵儿侧脸抬手躲避,肚子上却中了一脚。

这时候她的脸上才闪过一丝慌乱,体内的真元居然调动不了了。

“怎么可能。”

萧韵儿被踹飞两米远,捂着肚子,嘴角溢出了鲜血。

“哈哈哈哈。”

一道张狂的笑声传来,路边的两辆车里,陆续下来了四个男子。

最后一个穿着一身红色西装,梳着大背头,发笑的人就是他。

看到西装男子,萧韵儿的瞳孔一缩,忍不住怒道:“王麟,是你这个王八蛋。”

王麟乃是山海市王家的小儿子,品行败坏,想要追求自己,但自己从来没给过他好脸色看,没想到对方的胆子这么大,竟然敢公开动手。

“啧啧啧。”

王麟双手一抹自己的大背头,看到在车里的林耿后,贱兮兮道:“你还骂我,我说你跑这儿来干嘛呢,原来是为了找小白脸啊。”

萧韵儿闻言脸色闪过一丝慌张,林耿只是一个普通人,哪怕很讨厌,但这种事她不希望牵扯到对方。

“不管他的事,想干嘛冲我来。”她慢慢的站了起来道。

“还偏袒上了。”

王麟双手插兜,走了过来,看着萧韵儿,道:“想不想知道为什么你的真元调动不了吗,还记得你的好表妹送你的香水吗?”

萧韵儿瞳孔一缩,想起了二伯的女儿送她一瓶车载香水,刚好放在这辆车上。

“里面加了散元香,无色无味,用到真元的时候,才会发现异常,为了你我可是下了血本了。”

王麟从兜里掏出一颗黑乎乎的药丸,一脸淫邪道:“知道这是什么吗,春香丸,吃了之后圣女变当浮,我可是很期待你吃下它的表现。”

“你就不怕萧家的报复吗?”

萧韵儿有些害怕的后退了两步,想到后面可能会发生的事,她有点想结果了自己。

“等我睡了你,难不成萧老爷子还真能杀了我。”

王麟眯着眼睛一步一步的往前闭着,威胁说道:“你要是敢自杀,我就把车里的那个小白脸的皮剐了。”

“你”萧韵儿语塞,握紧了拳头。

看到萧韵儿挣扎的模样,王麟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神色,还真是蠢的可爱。

“真的这么有效吗?”

谁都没在意的林耿,突然在这个时候下了车,好奇的看着王麟手中的药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