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 都市 >> 

都市天师老祖求您快出手吧

第3章 究竟发生了什么?

发表时间: 2022-11-24 15:36

 胡映雪发懵了!

王子薇发懵了!

佣人也发懵了!

他们搞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情况,为什么王家的祖奶奶会对着眼前这个十八九岁的男人跪下!

看着嚎啕大哭的木念鱼,叶无道摇了摇头。

“小鱼,你现在也是九十多岁的人了,怎么还像小时候一样,动不动就哭鼻子!”

下一秒,叶无道挥了挥手。

木念鱼感觉自己被一股力量强行给拉起来。

对于这一些神奇的事情,木念鱼早就见怪不怪了。

在她的心里,叶叔叔就是一个神仙。

木念鱼擦干了脸上的泪水,声音还带着哭腔!

“我实在太高兴了,一时之间忍不住!叶叔叔你这么些年究竟去了哪里?怎么也不回来呀?”

叶无道听到这话,目光悠然,深埋在心里的许多记忆,如同放映灯一样,在眼前重现。

七十年前,鬼界入侵!仓惶应对,死伤无数。

六十年前,打起反攻。灭杀三王,踏破鬼域!

五十年前,发起决战,不死山巅,决战鬼王!

尸骸遍地,同门皆死。深受重伤,修为尽散!

“哈!哈!你叶叔,我只是一个废物,我怎么能回来!我又怎么敢回来!我的师兄弟都死了,我回来干什么!”

叶无道虽然是笑着说话,可是一股难以言喻的悲伤,却从他的身上蔓延开来。

站在一边的胡映雪忍不住开口。

“奶奶,您没认错吧!这一位真的是帮助了我们王家的那一位大恩人?可是他……”

木念鱼看了自家的孙媳妇一眼,淡淡开口。

“你真的以为我老糊涂了吗?他是什么人,我还是看得出来的!不要以为你做的那些事情,我通通不知道。”

“这一位就是我们王家的大恩人,赶紧给我们的老祖宗磕头!”

胡映雪在王子薇的面前,那自然是长辈。

可是在木念鱼的面前,那就是晚辈的晚辈!

“拜见老祖宗!”

王子薇此刻也反应过来了。

“难道说,你真的是我太爷爷的那一位师傅吗?”

王子薇在很小的时候,就经常听她太爷爷说过年轻时候的事情,她没有想到叶无道竟然知道这件事!还是说是别人告诉他这件事?

王子薇暗自嘀咕:“他看上去就只有十八九岁,难道世界上真的有长生不老的法术吗?或者他只是一个骗子?”

叶无道看了一眼王子薇,淡淡的说道:“就王五这小子,他的做人确实有一套。不过天资不行,还没有资格做我的弟子!”

叶无道收徒的标准很高,要不然的话,当时的天师门就不可能仅仅只有几千人了。

只有万众无一的天才,才有可能入的了叶无道的法眼。

叶无道低头,淡淡的看了一眼,跪在地面的吴映雪。

“念在你是故人之后,今天的事情就不和你计较,给我滚吧。”

“是!是!是!”

听到了这句话,早就被吓得脸色苍白的胡映雪,赶紧站了起来,狼狈不堪的离开这里。

“带我进去吧。”

木念鱼赶紧点头,顾不上自己那衰老的身体,带着叶无道一个人进去,不允许其他人进去!

有些事情,越少人知道越好!

叶无道走进一间古色古香的房间,刚打开大门就看到了一个老人,闭着眼睛,皱着眉头躺在床上。

一瞬间,如同时光倒流一样。

叶无道似乎又看到了几十年前,那一个总爱缠着自己的那个小男孩。

他不自觉的打了招呼。

“啊文……”

床上的这个人似乎发现有人在叫自己,他勉强睁开了眼睛,嘴巴里发出了嗯嗯呀呀的声音,以此回应。

木念鱼来到自己儿子的身边,小心翼翼的把他给扶了起来。

“叶叔,他病了,病的很重!”

“一开始只是浑身无力,慢慢的整个人就迅速消瘦下去,到了现在,他连话都说不出口了。”

木念鱼的脸色显得有一些哀伤,送走了自己丈夫,她不想再送走自己的儿子。

叶无道看了过去,这个老人脸色苍白,身上瘦的只剩皮包骨,完全看不出一个正常人的样子。

他的双眼紧闭,呼吸忽快忽慢,发出的声音似乎有一块浓痰夹在他的喉咙里面,一副不久于人世的样子。

叶无道看到他这个样子,脸色沉重,给他把了一下脉搏,发现情况不对!

随后又解开他的衣服,终于在他的胸口处,看到了一个血色手印!

“鬼手掌!”

“竟然会是他们出手!”

“还真的是冤家路窄呀!”

叶无道一脸阴沉,几十年不见,他们倒是胆子大了不少,连我的人都敢出手!

该死的东西!

叶无道从破布袋里面拿出银针,在老人的胸口处扎了五针!

在叶无道施针后,这老人的呼吸一下子就稳定下来,脸色也没有这么苍白!

很快,躺在床上的王文彦就苏醒过来!

王文彦张开眼睛,就看到自己的母亲在自己的旁边,一脸关切的看着自己,旁边站着一个十八九岁的年轻人!

“文彦你醒了!你终于醒了!醒了就好,醒了就好!”

王文彦张开嘴巴,用沙哑的声音说道:“母亲,对不起,让您担心了!”

木念鱼看到自己而且清醒过来,赶紧对叶无道说道:“叶叔,文彦醒了之后,他的病是不是就好了!”

“哪有这么容易的事,啊文中的是鬼手掌,我还需要给他炼制一枚丹药服下,才能痊愈!”

王文彦听到这个十八九岁的年轻人竟然叫自己啊文,他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。

啊文是自己的小名,记忆里还没有几个人敢这么叫他!

即便是那些赫赫有名的人物,在见到自己的时候,也要恭恭敬敬的称呼自己一声王老。

不过念在对方救了自己,王文彦忍住没有吭声!

叶无道看了一下王文彦的脸,感慨道:“他的眼睛和小五还真是像,就是小了点!”

“那可不,这孩子从小就长得像他父亲,我怀孕的时候,天天吃葡萄,可惜还是没能扭转王五的基因!”

王文彦看着两人越说越过分,他赶紧开口。

“这位小兄弟,多谢你救我一命。你如果有什么要求,我会尽力做到”

这个时候,木念鱼拍了一下王文彦的头,生气地说道:“你这孩子,你怎么连叶叔公都认不出来了!”

“叶叔公?!”

王文彦忍不住喊了出来。

叶叔公起码一百岁了,怎么会是这么年轻的小伙子呢?

他说道:“母亲,你糊涂了吧,叶叔公怎么会这么年轻呢?”

叶无道摸了一下下巴,饶有兴趣地说道:“你忘记了?”

“既然这样,那你还记不记得,你三岁尿床,不敢说,把尿湿的裤子放在我的烤炉烤干,差点烧了我的房子的事情!”

“我给钱让你去买药,你却买冰糖葫芦,还被狗追到墙上,也是我去抱你下来的!”

“你弄坏了你母亲的旗袍,然后嫁祸给你爹,还是我打的掩护!”

“还有,你偷了邻居女孩的肚……”

“够了,够了,我知道了,我相信了!你就是叶叔公。”

王文彦现在已经是面红耳赤,生怕叶无道把他小时候的糗事都说出来。

尤其是看着自己母亲那异样的眼神,让一向稳重的王文彦尴尬到想要再次昏迷!

“既然你已经确定了,那轮到我就来问你!”

叶无道满脸认真地说道:“是谁出手打伤你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!”

“还有,你为什么会知道我在哪里!是谁告诉你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