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 都市 >> 

七零年代学霸

第三章

发表时间: 2022-11-24 10:41

 晚上家中也没有什么娱乐项目,为了省电费,一家人吃完饭就歇息了。

夜深人静时,张丽娟躺在床上,在黑夜中瞪大眼睛。

周解放一翻身,正是有睡意的时候,张丽娟却猛地转过头,瞪大了眼睛。

周解放迷迷糊糊看到一幕,吓到心脏都快速的收紧,浑身打了个冷战,睡意全跑没了。

“当家的你没睡吧?”张丽娟悠悠的开口,声音飘飘,就像女鬼一样,她是睡不着觉啊。

“本来要睡着了,又被你吓醒了,媳妇儿,你有话就直说,别整这吓人的事情,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。”

周解放摸着自己被吓得砰砰乱跳的心脏,都老夫老妻了,自己媳妇这是又搞什么事情?

张丽娟瞬间坐了起来,没有拉开电灯,因为要省电,长发飘飘,面无表情的开始说话。

“睡觉?你还有脸睡觉呢。你知不知道咱大闺女都给自己找好婆家了,咱二闺女马上就要下乡了,你还有脸睡觉?”

张丽娟冷嘲热讽的说道,没有控制自己的音量,她很生气,也很担心自己的闺女。

周解放听到这话也坐了起来,忍不住问道:“咱大闺女春花不是说好留到22岁吗,怎么才18岁就……”

“还不赖你没本事,街道已经贴了告示了,一家一户必须下乡,咱家俩闺女都在范围中,必须有一个人下乡。”

“老大不想不下乡,自己找了个对象,长翅膀了,翅膀硬了。

可不就剩下尽挨欺负的小闺女了!

我只要一想到夏花下乡,柔柔弱弱干不了什么活不说吧,还不会说话,肯定是让别人欺负的料!”

张丽娟别看说话难听,在骂着自己大闺女和二闺女翅膀硬不听劝,但是她心中其实已经认可了。

只不过周解放却皱起了眉头,不想让两个闺女下乡,那只能早早的结婚,但是早早的结婚并没有找到好人家呀。

快速仓促的结婚,真的还不如下乡呢,因为婚后的生活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轻松。

柴米油盐酱醋茶,婆媳之间的战斗,那是这辈子永远不会停歇的事情。

万一碰上一个妈宝男,那就完蛋了,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。

“我身边也没什么真正好的小伙子,真正好的小伙子都被别人占下了。

本来咱家不着急,谁知道突然间接到发出告示。这仓促之间我上哪找人去?”

周解放心中也不服气,左思右想也想不出来什么好办法。

“哎……算了,睡觉吧。你明天上班心里小心点儿,不要胡思乱想。我的意思是真要是留不下闺女,就送点礼,把二闺女安排在老家。

有公公婆婆照看着夏花,我也比较放心。”

张丽娟叹了口气,谁让没有什么人脉呢,做不了主,而且这些领导下达的命令,所有人都得遵守。

周解放本来要睡着了,现在却没有任何睡意了,因为他发现自己保护不了任何一个闺女。

送礼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出路,总要下乡一个闺女,另一个闺女也不用着急了。

周解放内心当中更想让大闺女下乡,因为大闺女厉害,不会受欺负。

二闺女太柔柔弱弱,长得好看有什么用,备受排挤,上学的时候还得靠姐姐给她撑腰。

实在不行等周伟长大呗,他是男子汉,受点罪没什么。

周解放左思右想,甚至觉得可能几年之后,知青下乡这项计划就结束了。

作为厂里的技术工,周解放经常会接触到技术人员和工程师,工程师可是厂里的宝,工资高不说,关键是人家懂得真多。

厂里的那一些机器少了工程师,是真的不会运转。

哪怕年纪最大,靠经验的老师傅也比不上工程师的技术。

别的事情他不懂,但是厂里如果想发展就必须有人才,人才就得在学校里培养。

周解放心里边有点谋算,要不然也不会从农村人变成城里的老师傅,手底下还有几个小徒弟。

‘船到桥头自然直,先看一看,实在不行自己找机会送礼,把孩子再接回来呗。’

周解放闭上眼睛睡觉了,他不能有事情,先在家里边儿儿子还小,闺女还没出嫁,他得养精蓄锐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清晨,春花和夏花已经做好了饭。

春花平时的时候会把家务活都推到妹妹身上,然后再给妹妹一个头绳,一块奶糖,当做报酬。

夏花也不在意,就是顺手的活,但是今天姐姐春花好像过意不去,争着抢着要做活。

周解放在饭桌上撂下一句话:“你们姐妹二人也不用争抢,就算是下乡,争取把你放到跟前,爸争取在考级,当上7级钳工之后,跟厂里申请个工作名额……到时候再把你们接回来。”

春花和夏花都开心的笑了,有这句话心里就踏实多了。

张丽娟也有个好脸色了,她也希望当家人撑起家里一片天。

“行了,该吃饭吃饭,赶紧去上班吧。”

张丽娟背过身擦擦眼泪,嘴里在嫌弃的喊着话。

今天早上的煎蛋,人人都有份。张丽娟也舍得给两个闺女。

小周伟头上顶着小白布,嘴里咬着香喷喷的鸡蛋,眼睛滴溜溜的乱转。

学校里面老师也不授课,根本就不如老家里好玩儿,如果可能的话,小周伟真的想回老家。

~~~~~~

小周伟顶着头上的白布咻一声就钻出家门,远远的飘回一声:“妈,我出去玩喽~”

“你这个臭小子,赶紧给我滚回来,脑袋是不是不想要了!”

张丽娟在后边紧追都追不上,想让儿子在家里养伤,但是架不住小周伟皮的肉疼。

钢铁厂家属院再次飘出张丽娟尖嗓门的吼叫声,一群小孩子在家里巴望着,都出来找自己的老大了。

小周伟身上没有一毛钱,身后跟着四五个小弟,大家身上都没钱,但是他们成帮结派,会到处玩耍,周围几条街就没有他们走不到的地方。

“老大,你脑袋还疼吗?咱们还去炸鱼吗,我爸说了我再去炸鱼,我爸就打断我的腿。”

流着大鼻涕大脑袋的冯涛涛,喃喃自语,其实他很喜欢玩炸鱼。

“不行,我怕死。”

小周伟逛悠逛悠,就带着小弟们逛到了废品站,这里可是宝藏的地点。

当废品收购站的老头一抬头,差点吓出心脏病来,因为栏杆外,一群小孩子伸进脑袋,脑袋大的冯涛涛脑袋出不去了。

小孩子们正在拔萝卜似的拽着冯涛涛,冯涛涛脸色都发紫了,被栏杆卡的死死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