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 都市 >> 

七零年代学霸

第一章

发表时间: 2022-11-24 10:41

 在某乎论坛上,隔三差五一段时间,某些帖子就会被重复的顶起来。

而其中‘小镇做题家’这种帖子经久不衰。

在帖子下面总有人在嘲笑小镇做题家挤兑了大城市人们生存的环境。

‘除了会做题,没有任何才艺,也没有任何动手的能力,只会做题!’

而周伟就是这么一个尴尬的人,作为从山村中走出来的‘天之骄子’。

周伟是全村的希望,每次回村子都带着全村人的期盼。

别人都以为周伟坐办公室当大官,在大城市……一定活得特别滋润。

其实周伟每天在研究室里做助手,挣得万八百块的钱,刨去生活费,所剩无几,更不要说在大城市买房子定居了。

周伟甚至连对象都没有,年近30岁,除了学历,一无是处。

甚至连助手这个职位,也只是做做文职,给教授或科研人员们找寻资料。

因为周伟动手能力太差,根本就没有操纵实验的能力,就是传说中的理论满分,实践操作零蛋。

“妈,不用给我钱,我没有女朋友,不想买房子……我现在只想搞科研,给你们寄回去的营养品,记得喝呀……”

周伟用‘不耐烦的’声音,拒绝了母亲和父亲想为自己的人生大事操劳。

电话里母亲念念叨叨,周伟都忍不住想哭了。

他害怕这么没本事的自己不能让父母晚年安心。

他更害怕让父母失望……

最早来到研究室,周伟一直觉得勤能补拙,所以是单位中最内卷的一个人!

导师也因为周伟确实是一个很好用的工具人,在研究光刻机这个项目中,加上了周伟。

周伟很激动,很想回报导师,如果光刻机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哪怕他没有动手去做实验,沾一点光也能去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,当导师或者是教授。

大学里奋斗个十几年,不仅工作稳定,五险一金,到时候学校还能分配房子。

想想都激动,周伟努力的想让自己活久一点,到时候买辆车,回家接父母养老。

周伟为了报答自己的导师,每天最早一个来实验室,准备好所用的所有资料,而今天他发现自己并不是第一个来到实验室的人!

“谁?”

周伟刚问出一个字,就被惊慌失措的‘小研究员’回过头来就是一枪。

周伟捂着胸口,心想:好疼啊~他不能倒下,反正都活不了了,不能让人得逞……

于是周伟用力地打滚,用身体触动了警报器。

随着警报器的大声的响起,越来越多的人知道研究室出现问题了,安保人员在快速赶来,甚至连附近的警察局也在派人前来。

“ Oh, my god……”

‘小研究员’神情害怕,哆哆嗦嗦,冲着电话那一端的人说些什么事情。

说完也不管了,什么都没拿就往外跑。

而周伟费尽全身的力气,抓住‘间谍’的脚,然后就失去了意识。

等到导师着急忙慌赶来时,安保人员已经将‘间谍’,只不过可惜了一位研究人员牺牲了。

导师很心疼自己的研究,因为光刻机的项目真的要在他的手中成功了!

导师只是一点点的善心帮助了周伟,当知道自己的研究成果并没有被盗取,而是被周伟用生命保住的研究成果。

“呜呜呜,我不会忘记周伟做的贡献!”

导师哭了,这才是好的研究人员啊。

只不过周伟再也听不见了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1970年,种花国的三线小城市,临江市第一钢铁厂家属院,三间小平房是六级钳工的周解放家。

“呜呜呜~儿子醒一醒……要是你没了,娘也不活了……”

一阵阵女人哭喊声,从周钳工家里传出来。

路过的人都不禁摇摇头,实在是周伟这个孩子真的是顽皮到了极致。

不过小周伟长得虎头虎脑的,精神的很,附近的老人都说这孩子长大了肯定有出息…

家属院中10岁以下的孩子们,都认周伟当老大,他说干啥就干啥。

这不周伟带着小弟们集资的钱钱,买了好多的鞭炮,把鞭炮中的炸药抠了出来。

弄成了一个炸药包,准备去水库炸鱼,作为小老大,周伟当仁不让的做了扔炸药包的第1人。

于是轰的一声,鱼炸死了不少,水库差点被炸烂了不说,周伟更是从岸边被轰到了岸上,摔死过去。

9岁的男孩子正是动手能力最强的阶段,就算有一架飞机都能给卸了。

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熊孩子,这次发生的事件,不仅犯了大错,连孩子都受了罪。

小周伟送到医院,医生都说扛过去三天,自己醒来就没事儿了,要是扛不过去,那就没法救了。

周伟是他娘张丽娟生下两个闺女,才得到的一个宝贝儿子,真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。

周伟的爸周解放,平时看着挺严,现在也是耷拉个脸,已经请假三天没有上班了。

周解放就在家里守着宝贝儿子,而且已经在心中发誓:等这臭小子醒过来,这次谁来了,都不好使!自己非得狠狠的揍他一顿。

周伟迷迷糊糊睁开眼睛,不耐烦的说:“别…别…别吵……”,然后又睡了过去了。

声音虽然很小,但是却被张丽娟听见了,忍不住喜极而泣:“你个臭小子,下次可不允许调皮捣蛋了。”

“对对对,再调皮捣蛋,爸就亲自打你的屁股!”

周解放也松了一口气,此时凶狠恶煞的说道,手却爱怜的摸摸周伟的头,还是平时气死人的模样看着可爱,现在病殃殃的样子看着心疼。

周解放今年才40岁,就是钢铁厂里的六级钳工,这不可缺少的技术性人才,有望晋升为8级钳工。

如果晋升到9级钳工,周解放就可以称之国之重匠,会参与到许多需要保密的工程。

由于是在三类地区,工资相对较低,但是每月也有62.5块钱。

6级钳工在工厂来说就已经算是高工资,每月60多块钱就可以养活一家老小。

“周伟醒了就没事了,别省钱,给孩子多买点好吃的,补补身子。我去上班了。”

周解放松了一口气,摸摸周伟的小手也热乎乎了,心里就踏实不少。

“这还用你说,你快点去上班吧,我去给我儿子买点猪头肉,吃啥补啥,补补脑子。”

张丽娟不耐烦的挥挥手,在自己儿子身上花钱,她从来没有扣过。已经盘算好该给自己儿子来一个月的大补餐。

~~~~~~

周解放戴上帽子,带上手套,骑上二八大杠自行车去厂区了。

周解放一身打着补丁的工作服却十分的干净,让别人一看就知道他的媳妇肯定是个勤快人。

一路上认识的人都在问:周伟那孩子没事了吧,好点了没?

周解放一路上都在说:“醒了,在家里好好的养几天。”

聊几句话,没有一会儿就到了厂区。周解放把儿子交到妻子的手里,还是非常放心的。

周解放已经在哐哐哐的声音中,开始了今天的工作,也没有时间多想,在钢铁厂工作不能胡思乱想,容易出现事故。

~~~~~~

周伟还在昏睡,梦中他似乎变成了一个小孩子,61年出身,作为家中的儿子从小受尽宠爱,只能说是吃饱穿暖。

小周伟就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梦,梦中的他考上了大学,当上了研究员,还有未来的国家真不错呀!

三间平房和搭建的小厨房,周家一家人五口人,远比住在楼上人家要宽敞的多。

“夏花过来看着你弟弟,我去买肉去。”

张丽娟大声的喊自己的二闺女周夏花。

“知道了,妈。”

周夏花说话柔柔弱弱,却是干家务的一把好手,今年十六岁,初中毕业,但是没有工作,现在还在家里呆着。

周解放和张丽娟都在担心小儿子周伟的情况,忘记两个女儿的情况。

要说夹在中间的孩子真的是受忽视,第一个孩子是女儿,不要紧,毕竟是第一个孩子,怎么都在父母心中占有一席之地。

大女儿周春花已经十八岁,长的有福气,也没有工作,一直在考厂区的工作,但是一直没考上。

而二女儿周夏花今年才十六岁,就不太受重视。

而且周伟九岁大了,是周夏花一手带大的小孩子。

姐弟二人的感情,比较要好,主要是周夏花别看外表柔柔弱弱,内心更是一个温柔。

小周伟不是不喜欢大姐,主要是大姐老是跟自己争吵,一点都不让人。

小周伟醒来之后,很兴奋,他觉得自己做的梦好真实哦,懂了好多知识,好想动手做一做~

周夏花擦擦眼泪,摸摸周伟的头,小声的说:“以后姐姐不能照顾你了,你要自己学会照顾自己哦,不要惹爸爸妈妈生气,你是家里的男子汉……”

小周伟听得一头雾水,就是怎么了?好吓人呀。

最近领导说要知青下乡,政策一出来,每家每户必须出一个孩子下乡扶贫,除了家里只有一个孩子的家庭,否则没有例外。

周钳工家当然也不能例外,而符合年龄要求的就是两个女儿。